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财经资讯 1年前 (2020) Aaron
275 0 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马克李,原标题:《出京机票价格暴涨、周边游火爆,城市民宿现倒闭潮,五一假期旅游业冰火两重天》,头图来自:IC photo

就在昨天(4月29日),北京市召开第96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宣布,自4月30日0时起,将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一级级别调整为二级。

对国内低风险地区进京出差返京人员,不再要求居家隔离观察14天,正在居家集中观察的可以解除观察,不包括境外和湖北、武汉进京人员。

消息一经发布,北京往返重庆、成都、杭州等地机票搜索量暴增且价格出现大幅上涨,部分热门航线,航班售罄。

来自去哪儿网方面信息显示,消息发布的半小时内,机票搜索量迅速攀升,北京出发的机票较上一时段暴涨15倍,度假、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搜索量也上涨3倍。

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显然,宅在家中近3个月的消费者们出行意愿极其强烈,而这对于千疮百孔的国内旅游业来说,也是难得的复苏良机,此前大肆宣传的“报复式出游”能否到来?所有人都在关注。

来自携程方面发布《2020“五一”旅游消费新趋势大数据预测报告》显示,今年“五一”的旅游消费特点鲜明。本地游、周边游成主流,但玩法加速创新,各类专注体验、休闲需求的高品质产品更受青睐。在游客对安全防疫的关注下,酒店、旅游景区也在加速创新,酒店健康守护、景区安心游产品更受欢迎。

但需要明确的是,旅游业是产业链极其冗长的行业且细分领域众多,那么当下“五一”市场的火热能够为行业带来多少助力?是否可以从顶层贯穿至底部?更为重要的是,能否为从业者重新树立信心,目前都是未知数。

我们可以从表面现象看到周边游、本地游火爆,高端产品异军突起,同样可以在底层发现,那些极度挣扎的城市民宿主、全面停工的旅行社以及对行业丧失信心的代理商。

绝望的城市民宿主与未出现明显增长的订单

报复式出游会来吗?旅游从业者们曾无数次发问,结合刚刚北京出港机票热情的场面来看,宅了近3个月的消费者其出行需求已经来到高点。

根据携程方面推测显示,在一系列利好加持下,“五一”出游人次有望创造新高,总数达到清明2倍以上,出现今年首个真正的旅游小高峰。

之前的清明小长假,经中国旅游研究院统计,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4325.4万人次,同比下降百分之61.4%,旅游收入82.6亿元,同比减少80.7%,国内游客满意度指数为88.8,达到历史高位水平。

似乎,“报复式出游”真的来了,但存在诸多前置条件,或者说,当下的“报复式出游”是在一定范围、一定区域内爆发进行的。

携程方面数据显示,疫情影响下,跨省、长途与出境游受到限制,本地人游本地,以及4天以内的周边游成为主流。

因此,五一期间,全国最热出发地与目的地高度重合。

目前,客源地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为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南京、北京、重庆、西安、长沙;而排名前十的目的地依次为:上海、广州、北京、成都、深圳、杭州、南京、西安、重庆、长沙。

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值得一提的是,受此前疫情管控等一系列复杂因素影响,北京首次无缘客源地排名前十。

此外,在今年五一期间出游的人们反而更加关注品质,高端产品的搜索量与销售显著上升。

来自携程方面统计,目前,消费者已预订的酒店,4星、5星级占比达55%,高星级酒店明显更受欢迎。然而这样的变化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出于对安全的考虑,在这个五一假期中消费者更加青睐高星酒店。

高星酒店大放异彩,反之,那些本就生存在食物链中下游的非标住宿,其处境则更为艰难。

云南民宿主“桔老板”,目前在整个云南省经营着14间民宿,从预订状况来看,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并没有为她的生意带来明显助力,用他的话来说只是回温了一丢丢,没有出现明显增长。

而在往年,每逢节假日,“桔老板”的民宿订单基本上提前一个月就能锁定,在今年,其订单数下滑至个位数。

不过这也在她的预期之内,而为了缓解这一困局,“桔老板”在经营模式上做出了调整,将部分短租民宿改为长租,与此同时,所有的订单均优先考虑长租。

对此,“桔老板”也无奈的吐露道:“还是要做啊,不做也转让不出去啊哈哈。”

事实上,“桔老板”在全国民宿主中尚属幸运,云南省无论在疫情防控管治还是旅游业复苏中均名列前茅,行业正在修复,更为重要的是,她绝大部分房源都是自己房源。

对比,北京民宿主高原,在疫情的催化下,他已经一夜暴富过渡至一夜暴负。

“我现在有6间民宿,其中只有一间是我自己的房子,其余五间房子都是租的,装修都是贷款,现在北京不松绑,生意根本没法做,但房租跟贷款可没得商量,一分不能少。”高原如此说道。

高原的遭遇更是大部分民宿主的写照,“租房”“贷款”“装修”“营业”如此循环是绝大部分民宿从业者的生存模式,但受疫情的影响,目前那些位于居民楼、公寓楼内的房源尚无法做到正常出入,生意几近停滞,但负债却越来越多。

仍要强调的是,在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寻找采访对象的过程中,已经4位民宿主表示已在3月结束了自己生意,有从业者表示:“梦碎了,滚回去做打工仔了。”

不仅仅是散兵游勇的小小民宿主,企业方面同样无法抵御疫情打击以及后续波及。

此前,途家向自营业主发出《停止业务通知》,通知表示,受疫情影响,途家做出战略调整,自营业务将于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

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通知指出,自营房屋可在4月26日前正常运营,但不再售卖4月26日后的订单;4月26日服务正常提供不受影响,此日后无法再提供服务;若房屋曾缴纳押金等费用,会在6月30日前予以返还。

此次途家自营业务停止涉及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青岛、三亚、天津、重庆等20城。

酒店入住率远低于预期

来自飞猪方面数据显示,在五一假期,包邮区人民首先玩了起来,上海与杭州排在五一周边游热门城市前列,爱吃爱玩的成都和重庆人也是五一出游主力。

而从高德地图数据也可以看出,预计五一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多为城市及周边的风景名胜,如杭州西湖、上海外滩、成都都江堰、西安昆明池等,以及各地的郊野公园、植物园等。

结合两家企业的数据来看,在今年的五一假期中,旅游需求旺盛、消费者出行意愿强烈的城市多局限于珠三角、长三角,川渝等地。

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而这也与各城市松绑时间、复苏程度有着直接联系,上述区域疫情解除时间较早,各行各业均处于高速恢复中。

除此之外,在今年五一假期,短途自驾游、亲子游、家庭出游占比居多,而这些地区则是这些出游方式的热门首选地。

因此,这些区域的酒店价格未受明显影响,据飞猪数据显示,五一期间酒店已恢复去年假期常态价格,均价仅比去年低了2%。

出行区域具有局限性,住宿业同理,对于那些以商务、政务或是周边游产业不发的城市来说,这个五一假期依旧惨淡。

据位于北京市CBD地区某高星酒店销售负责人透露,在疫情期间酒店入住率平均在个位数,五一假期期间虽有增长,但与最初的预期仍有很大的差距,从现在的预定量来看,还不及往年30%。

而在北京市宣布疫情接触后,河豚文旅再次与该负责人取得联系,该负责表示:“预订量暂未出现明显提升。”

来到上海外滩,一家奢华酒店市场传讯负责人表示:“酒店入住率一直不理想,我们内部对于五一也有很大的期盼,但是入住率未达到预期,这还是在我们参与集团促销的情况下。”

前不久,该酒店参与了集团方面的促销活动,往常一晚需要1200元上下的酒店现在只需要690元,但同样未能在消费者的心中激起水花。

而在旅游热门地海南,酒店价格在五一假期趋于平日化,一房难求的局面不再,大东海、亚龙湾、海棠湾酒店入住率尚可,陵水等较偏远区域入住率仍不乐观。

显然,“入住率不达预期”才是绝大部分城市酒店的真实写照。

我们不可否认,五一假期加快了国内旅行市场复苏的脚步,城市周边游全面苏醒,但同样,我们也要再次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复苏带有局限性,其红利并未传递至每个城市、每个从业者,大环境仍旧残酷。

比倒闭更可怕的是未来无期

周边游大行其道,五一假期机票与酒店价格冰火两重天。

受跨省游限制,今年五一假期机票价格显著下降,相比去年降幅近三成,部分往年热门的航线如北京-三亚、上海-厦门、广州-昆明等,五一期间还可以买到低至1折的机票。

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受疫情影响,部分专职于尾单、特价机票的代理商目前已经告别舞台继而转职微商或是分销平台已度过难关,而在此前受退票潮挤兑更是有微小型机票代理老板选择“跑路”。

来自江苏省的费先生是一家从事出境游业务旅行社的老板,受当下全球疫情仍在持续影响,旅游社业务全面暂停,员工被放无薪假期。

对此,费先生也在考虑是否解散企业,一方面不忍心放弃自己耗费多年心血打下的江山,另一方面也无忍心舍弃这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缓解压力,他也曾考虑过申请中小企业贷款以渡过难关,但也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企业还不是要倒闭,这个钱还不是要我还?那我现在把公司解散了是不是损失的还要少一些,我能体谅员工,谁来体谅我?”费先生如此说道。

费先生犹豫不决正是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对于行业前景的担忧,费先生表示:“最初我们行业预估五一东南亚、日韩肯定放开了,十一欧洲、北美问题不大,但当时这个疫情还没出国,现在什么都不用盼了,没盼头了。”

在此之前,包括中国在内全球多个国家对于疫情的推测均较为乐观,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当时疫情尚未扩散至全球,目前根据部分外媒推测,尚且不谈旅游业,国际民航间的运力如果要恢复到2019年水平,乐观推测是2021年9月。不乐观推测则要到2023年。

对此,河豚文旅也向费先生讨教为何不转型国内游,费先生表示:“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国内游你不去搞那些歪门邪道根本不挣钱,利润都是倚靠出境游。”

费先生的企业虽然致力于出境游,但就行业而言,同样具有参考价值,对于旅游从业者来说,相较于暂别或是告别行业,对行业、为未来不再抱有期待则更为可怕,费先生如此,绝大部分从业者亦如此。

回归到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中,我们不可否认“报复式出游”出游的到来,但要加上“在部分区域中”;我们也不可否认有部分从业者享受到这波红利,但同样不能忽视还有更多人身处“冰窖”之中;我们在看到周边游火热的同时,也不要忘记远途游、出境游的惨淡。

说到底、讲到透,当下所谓的“报复式出游”远未达到从业者预期,绝大部分从业者依旧艰难,导游、计调、车队、票务代理、出境游、地接……更为重要的是,在五一假期过后,法定节假日只剩下端午节与十一黄金周(中秋节合并至十一黄金周),漫长的空档期又该如何熬过?这值得从业者思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马克李

原标题: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年4月30日 下午7:42。
转载请注明:机票是涨了,可酒店和民宿怎么办? | AooGu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