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财经资讯 6个月前 Aaron
225 0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中国科技界看似发展很好,不断有科技成果涌现,有的甚至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发展形势可谓一片大好。

但我今天必须指出,中国科技界真的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不管是危言耸听,还是警世危言,我都必须指这个病的症状指出来,一共存在十五个问题,这十五个问题均已获得中科院的院士及相关研究人员证实。

已经有科研人员表示:中国科技再这么玩下去,就真的没戏了。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为什么会没戏?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世界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以及重大技术突破方面,都缺乏我们的身影,或者说缺乏能让国际同行承认的成果。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我们说是有新四大发明,支付宝共享单车、二维码这些,可是这些真的是我们自己原创发明的吗?每个人心里都有数。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这问题到底出在哪?第一个问题来了,我们国内科研界盛行跟班式科研。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这种科研的特点就是,只知道蹭国际科研热点,亦步亦趋的进行研究。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这种跟班式研究带来的后果就是:一切以论文发表数量为准,论文发表的越多,就证明成果越大,能力也越大,于是就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投入,真正做学问研究的于是就被闲置冷落。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我们国家科研界的第二个问题是,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因为很难在短时期看到出成果。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基础科学研究都是很有价值的。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但这一点在我们的科研界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大家都只看重论文数量。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如何当下的环境中多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这是其中的一个潜规则,按照这个路数来,理论的突破成果就有了。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显然,这样对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久而久之,就没有多少人愿意从事基础研究了,都去搞速成研究了。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这对我们国家和民族来说,显然把科学研究的方向搞偏了,误人子弟不说,还误国误民,让我们在基础科学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由此产生第三个问题:那就是哪个领域热门,科研工作者就一窝蜂地去搞那个项目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就像搞航空材料的,现在大家都去搞纳米材料研究去了,少有人搞钢材研究,原因就是纳米材料发表文章快,而能发表几篇文章又与科研工作者的利益紧密相关。于是在利益导向下,纳米材料研究大热,钢铁材料研究大冷。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关于这一点,中科院的李振斐研究员也证实了。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四个问题也产生了,那就是一个原本完整的学科体系被打乱了,到最后就是青黄不接,学术传承方面存在着断层。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我们科研界很少有机构能拿出十年到二十年时间,去允许一个科研工作者不发表论文的,这是我们与国外科研同行的最大差距所在,也是最大短板所在。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人才断档问题已经出现在很多科研机构身上,包括国家级重点科研机构。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例如中科院上海光机所的王俊七年来只招到一名博士后,严重影响了相关科研的进度和质量。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由此产生的后果就是,我们距离国际上承认的重大科研突破越来越远。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五个问题就是,由于一切以论文为导向,结果在科研基金申请方向存在明显不公平现象,特别是面上基金和重点基金这两块,相信国内的很多科研工作者有过深切体会,论文难倒一片人。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在科学基金评审这一块,现在是热点话题冷门话题更受欢迎,也更容易申请到基金资助。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六个问题就是,在基金评审这一块,受人为因素影响太大,缺乏明确的标准。这里不妨举一个例子。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凡是与评审者有利益冲突的,一律被毙掉,被刷下来。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在这样的氛围下,产生另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国内科研界普遍缺乏科学鉴赏力,对科研项目的价值缺乏真正的认知和理解。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现在科研工作者很难集中精力去搞科研,都去开会和拉关系上了,中科院的许琛琦研究员对此深有体会。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七个问题是,现在的科学院士大多成长于这样的氛围中,并得到足够的实际利益,会不自觉的维护这个机制,排斥不同意见。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久而久之,我们国内科学家就是在一种利益化氛围下进行科研,等到可以不用为利益而科研的时候,黄金年华已经过去了。

可以说,利益化研究损害的就是科研工作者的创造力,让他们的才华白白被浪费,这对国家和民族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不幸。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之所以不能出成果,是因为已经没有年轻人的那个创造力了,而年轻科学家有创造力的时候,却没有足够的条件可发挥,甚至会被压制。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如果年轻科学家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去研究,那只有一个结果,被淘汰出局,科研生活宣告结束。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的科研水准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而且是在加速下降!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八个问题就是,我们在这样的条件下,很难有颠覆性科研成果出现,这一点是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院士说的。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何为颠覆性创新?徐匡迪院士提出了两个标准: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正因为我们在科研上缺乏颠覆式创新,所以我们没办法产生自己的马斯克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何为颠覆式创新?徐匡迪举了马斯克的Space X火箭例子。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马斯克之所以能搞出私人火箭,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他不用写论文,也不用去报审基金资助,他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研究,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而这显然是我们当下科研工作者想做而做不到的。

这就是“徐匡迪之问”:为什么那么多钱投下去,就是没有砸出创新成果?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作为院士,徐匡看到了问题所在。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也给出了解决方案。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除了缺乏颠覆式创新外,第九个问题就是,我们有些科研带头人不能固定研究方向,总是在频繁更换研究方向。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十个问题是,很多国内科研机构只根据帽子来衡量人才。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中科院的邵建达表示,这样让工程技术类研究员很吃亏,因为他们缺乏论文支持,于是也就没有相应的帽子加持。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十一个问题是:公立科研机构由于给到研究人员的收入太少,仅为私营科研机构的三分之一,这让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科研人员纷纷跳槽。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杨伟波研究员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十二个问题:我们国内很多科研机构投资只重设备不重人,这一点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的倪福弟也有指出。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十三个问题,预算太死板,跟不上科研的需求,这点获王俊研究员的证实。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中科院生化与细胞所的陈江野研究员也抱怨了这一点。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十四个问题:科研成果的投融资渠道不畅,让科研成果无法及时商业化,以产生更多的效益。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第十五个问题,科研机构无法更好的吸引社会资本力量,以至于无法弥补资金缺口,这一点同样获得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倪福弟的证实。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当中国科研界存在这十五个问题时,并获得相关院士和研究员的证实时,我没办法不认为中国科技界已经病了,而且病情正在加重。

也因如此,我没办法不写这篇文章,让你们大家看到。我还是希望我们的科研机构能健康发展,科研人员能专门做自己的研究,这样才能成就更多一点,问题更少一点。

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出现这些大科学家,让我们国家也有自己的爱因斯坦、玻尔、普朗克、居里夫人、海森堡、泡利等科学家,并让这些大科学家们灿若星辰,闪耀民族的星空,这样才是国家之福,民族之幸。

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愿。

标题: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6-07 17:57:56。
转载请注明:中国科技界病了,症状如下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