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方向的超级牛散们:“我已经不打板了”

财经资讯 5个月前 Aaron
222 0

高明钓鱼回来了。

这位90年代就开始职业投资、完全靠投机取胜的“牛散”选了一家咖啡厅,约了几个小半年没碰头的老友们叙旧。作为职业投资者大家定期聚聚,聊聊市场也是一种工作

“我已经不打板了。”曾经以“打板”模式闻名圈内的丁一连叫了两杯鲜榨橙汁后率先把话题转向了市场。今年以来,他的收益大概在40%多。这算是他从题材概念性投机炒作向价值投资转变交出的“成绩单”。

 “注册制以后,A股生态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继续做投机炒作的话只会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而优质大白马的流动性溢价越来越明显。”高明也觉得“打板”不灵了。

就连以前从事高频交易的王鹏今年也变了思路。他将仓位逐步转移到消费医药等板块,基本上坚持买入并持有策略,“无论外围市场发生了什么都能安心睡大觉”,他笑言。

对于这些超级牛散们,这是一番新景象:以往很少深入关注上市公司基本面的他们,对价值挖掘和价值发现等基本面研究的需求正在急剧升温。除了关注大量细分领域垂直媒体或自媒体,不少人还在寻求付费购买优质研究服务。

买了那些从没碰过的蓝筹股

丁一决心改变“打板”做法缘于一次惨重的损失。

2019年初的行情小高潮,他误判为大牛市来临,高位加杠杆重仓参与,结果惨不忍睹。那次后,丁一决定尝试着彻底告别20多年的“打板”模式,逐渐将资金行业龙头股靠拢——像茅台格力、平安这类以往几乎不碰的品种。

“我从去年底就不‘打板’了,大资金已经很难靠‘打板’赚钱,纯属热闹而已。”丁一解释称,一方面,信息不对称消除以后,模式同质化越来越严重,‘核按钮’等踩踏事故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中小盘股票特别是那些题材概念性炒作,对大资金进出都有流动性折损,而优质大蓝筹的资金容量就要好得多。比如说,打小票的话,几笔单子成交下来股价可能有几个点的波动,但那些大盘蓝筹股几千万资金都能分分秒秒就成交。

而在圈子里的“通道党”高明看来, 实施注册制以后,股票数量很快就会突破1万只,但好公司的股票反而更加稀缺,选股难度越来越大。“这问题累积的结果就是优质蓝筹股所获得的流动性溢价将会越来越明显,大量垃圾股靠题材概念炒作是难以维持的,最终很多都会失去流动性而跌破面值退市。”

高明现在主要的持仓都变成了白酒股。那些原来简直就是平行世界的茅台、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等,现在早已投入数亿资金等着“捂热乎”。

实际上,“打板”、“通道”和“T+0”等众多投机炒作模式背后,都是A股市场涨停板、T+1等基础性交易制度的副产品,在整个市场股票数量较少的早期成就了不少职业玩家,也在互联网时代快速公开化而吸引无数拥趸。

然而,随着注册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市场生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这种制度红利也在快速消失

券商离职转型阳光私募的王鹏认为,“注册制改革的最大变化,就是上市公司质量的参差不齐,导致投资者需要自己甄别机会与风险,毕竟优质资产永远都是稀缺的。而20%的涨跌幅限制、甚至将来的全面取消涨跌停制度和取消T+1制度,将使得传统套路没有存在基础。资金集中流向业绩能够长期持续稳定增长的品种是必然趋势。”

王鹏自己以前从事高频交易,但越来越感觉玩不转了,今年以来主要将仓位逐步转移到消费和医药等板块,基本上坚持买入并持有策略,整体收益也非常满意。

抛开自身原因,多位职业投资者均表示,寻求向价值投资转型,也是“怕”了监管。

由于资金实力较强,这些长期浸淫在市场里的短线玩家们或多或少都曾遭遇过被交易所窗口指导、口头警告甚至非正式调查,个别人也曾经因区间成交占比过大、日内回转交易和频繁撤单等问题吃过证监会罚单

“操纵行为的认定是世界性难题。我们资金量大,也是市场最活跃的群体之一,难免会受到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即便是‘手脚干净’的操作也偶尔会遭遇质疑、调查,我们也不希望简单问题复杂化,模式同质化的市场短线投机资金容量很有限,那么最好就是不玩短线了。”高明说。

人人想当章建平

章建平的模式正越来越受到这些职业玩家圈子的推崇,但大家却面临着同样瓶颈——长期缺乏对公司基本面的深入研究,很难有章建平那样的专业选股能力。

曾在中兴通讯和乐视网等“爆雷”事件中巨亏的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等4个账户已经累计持有海利生物总股本的比例高达16.99%,目前持股市值接近20亿元,账面浮盈相当可观。

实际上,在重仓杀入疫苗股海利生物之前,章建平还曾经在长春生物疫苗事件后于2018年三季度大举抄底另一只疫苗龙头品种——康泰生物,投入资金高达数亿元。

尽管他早早从2019年一季报前十大股东名单消失,但康泰生物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累计涨幅已经高达5倍左右——这种市场表现无疑远远超出了同等体量的超级牛散短线投机水平

一个在圈子里经常被大家提及的是职业投资者苗野。2014年底,他曾经在低位投入1亿元资金囤积茅台股票,至今没有任何操作,账面资金已经超过8亿元。

对于苗野这种操作,多位“牛散”都说看不懂,但也很认可这种长期持有行业龙头的操作策略。

“我们这群人,整体来说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的,大多数人都是懵懵懂懂就进了股市,也是被迫成为职业股民,根本就没有其他行业的经验和背景,实在是不懂什么基本面研究,甚至很多新的专业名词术语都没听过,你说怎么选股?”高明说起这些就有点激动,“说起价值投资,我只知道买白酒,买医药,买消费,买银行保险地产,但归根结底我还是要‘借脑’,比如说我关注的微信群、各种公众号就有上百个,券商分析师的、行业自媒体的、外部机构的……什么都看,每天晚上都要花几个小时看这些信息。”

对于这种做法,已经培养了多位助理的丁一很是不以为然。“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我基本上都不看那些,但是我会在每天盘前1小时,让助理们分享他们所获取的重要信息,然后再结合自身的市场经验来做判断。”

不是每个牛散都有助理。在高明的怂恿下,聚在一起的牛散们纷纷关注了数十个“重点”公众号,内容涵盖了当下热门芯片半导体、集成电路、MiniLED和MicroLED、通信、物联网、氢能和燃料电池、消费产业、生物医药、航天军工等等细分领域。天风证券、国信证券和中信建投等卖方机构的明星分析师也颇受牛散们欢迎。

“无论什么模式,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追求持续稳定的复利短期暴利,不如长期的复利,因为短线回撤控制不好的话等于白忙活。我们转向价值投资,从模式上讲本质并没有变化,依然是追求持续稳定的复利。”丁一总结说,“很多优质蓝筹股的走势,把时间拉长来看就是长期牛市的运行格局——这种既能够有效控制短期的回撤,又能够持续获得相对稳定的复利。但问题在于,行情没有走出来之前,我们怎么去挖掘、去发现这种品种?”

王鹏则坦言,今年年初以来,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强化了团队的研究能力,其中购买外部的研究服务是最为有效的途径之一。

“我们一方面和托管券商有合作,他们能够提供日常的研究资讯覆盖,但更有效的还是直接购买服务,只要研究水平得到我们认可的,我们是很愿意付费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有一些圈子,大家都有基本面研究的共同兴趣,但是三四千家公司肯定是看不过来的,那么我们这个圈子就会形成一种信息共享机制,大家分头行动,不定期进行交流与分享,对于各自研出来的重点行业和公司都会做出必要的提示以供大家参考,如果有必要的话还会安排研究人员或聘请外部专业力量开展实地调研。”王鹏解释说。

他重点提及消费行业的几笔操作,就是几个月前得益于圈子里的信息共享。“当时,有人提到疫情影响下的一季度各行各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情况,而医药和消费板块都是比较罕见地同比大幅增长的。如果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都能够保持大幅增长,那么这种行业的增长前景是毋庸置疑的。基于这个逻辑,我们重仓了医药和消费板块业绩增幅较大、市值水平适中的品种,现在回头看我们做对了。”

眼下,超级牛散们都已经在转型价值投资过程中尝到了或多或少的甜头,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怎样,市场回答

标题:转变方向的超级牛散们:“我已经不打板了”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6-12 20:22:19。
转载请注明:转变方向的超级牛散们:“我已经不打板了”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