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提列11亿美元重组国际业务,长城汽车连购其两大工厂加速全球化

财经资讯 2年前 (2020) Aaron
202 0 0

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跨国车企巨头通用与中国汽车品牌长城进行了两笔海外收购交易。2月17日,长城汽车宣布将收购通用汽车的泰国罗勇府制造工厂,双方已签署具有约束力的条款书,未来包括罗勇府汽车工厂和动力总成工厂在内的通用汽车泰国公司将移交给长城汽车,双方计划在2020年底前完成交易和最终移交。该协议尚需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批准。

而就在一个月前的1月17日,长城汽车宣布和通用汽车就收购通用汽车印度塔里冈工厂达成协议。根据双方签署的投资意向书,包括塔里冈工厂在内的通用汽车印度公司将移交给长城汽车。双方达成的该笔收购交易预计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

通用汽车提列11亿美元重组国际业务,长城汽车连购其两大工厂加速全球化

“较低的工厂利用率和预测的产量使该厂的持续转基因生产难以为继。没有国内制造,雪佛兰就无法在泰国的新车市场竞争。”通用汽车2月16日在官网发布的公告如此分析称。通用汽车国际业务高级副总裁朱利安表示,在对泰国业务的所有可能选择进行详细分析之后,公司做出了停止在泰国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决定。据悉,这是通用庞大的国际业务重组计划的一部分,为了推动这场重组,通用预计将提列总计11亿美元的现金和非现金费用。

据了解,长城汽车此次收购的通用罗勇府整车工厂投产于2000年,主要为泰国国内和出口市场生产雪佛兰SUV车型开拓者和皮卡车型科罗拉多,最大年产能13.5万台。收购的发动机工厂投产于2011年,自2011年以来,已生产40万台发动机。

虽然通用汽布局泰国市场较早,但其市场表现并不理想。中汽协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雪佛兰在泰国的年销均未能进入前十名,从每年2910辆逐年递减至2019年1-11月的仅13辆。泰国汽车市场的霸主是日系车,2019年1-11月泰国乘用车销量前五名均为日系品牌车型,其销量总和占泰国汽车总销量的84%。

从通用全球战略出发,其泰国工厂的出售并不令人意外。早在2015年,通用汽车就开始进行全球战略收缩,而东南亚市场是重点调整对象。通用不仅宣布停止印尼Bekasi工厂的生产,针对泰国市场也进行了产能削减和部分车型停产。印尼和泰国两国的汽车市场,占整个东盟汽车市场的半壁江山。由此可见通用东南亚战略收缩程度之大。

对于接下来通用是否会继续停止其他东南亚市场的业务,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通用中国内部人士不予置评。不过,在印尼市场,通用退出后,其控股的合资车企上汽通用五菱于2017年正式在当地建厂投产,且2019年1-11月销量位列第九名;今年1月销售774辆,同比增长41.5%。

与通用在东南亚的收缩相反,作为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龙头企业,长城近两年来在海外的扩张却呈现高速之势。长城汽车将2019年确立为“全球化战略元年”,加上去年投产的俄罗斯图拉工厂,至今年年底,长城汽车将在全球拥有三座全工艺整车工厂。

“长城汽车将以泰国为中心辐射整个东盟地区,将产品出口到东盟其他国家及澳大利亚等国。”长城汽车全球战略副总裁刘向上表示,东盟是发展中的汽车市场,前景可观、潜力巨大。中汽协销量数据显示,2018年东盟汽车总销量362.3万辆,同比增长4%。其中,泰国销量为108.7万辆,同比增长8%,占东盟十国销量比例高达30%。泰国还是东盟十国中主要的汽车出口国,在其2019年215万辆总产销目标中,当地销售规划105万辆,出口销量110万辆,几乎各占一半。

长城汽车今年1月份销售8万辆,同比下降28.16%。其中出口销量为4442辆,同比增长18.36%,成为整体销量的拉动力。2019年前三季度,长城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2亿元,同比下滑25.7%。2月17日,长城汽车公布与通用的收购交易后,其当天股价以8.66元收盘,涨幅8.66%。

对于通用在印度和泰国的工厂为何在一个月内接连让渡给了长城?接下来是否会有更多通用东南亚工厂转让给长城汽车,以及双方是否签署了一揽子转让协议?长城汽车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对此并不太清楚。目前,长城汽车在马来西亚已建有KD组装厂。

至于通用汽车在东南亚其他市场的布局,公开信息显示,通用曾将越南工厂转让给当地汽车制造商VinFast。2007年,通用宣称在马来西亚建立合资销售公司,并计划建设工厂。在菲律宾市场,通用只销售不生产。2017年,通用还精简了其新加坡国际运营部的组织架构。以上提及的六个国家是东盟主要汽车市场,剩余四个国家汽车销量占东盟汽车总销量的比例仅有1%。可以看出,通用曾在东南亚市场有着全面布局,但在各地区销量均不理想,继而逐步撤离。

公开信息显示,对东南亚投资的转让只是通用汽车全球战略收缩的一部分。通用汽车官网公告显示,公司于2月17日正式宣布减少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销售、设计和工程业务,并在2021年之前淘汰在该地运营的通用霍顿品牌。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霍顿品牌在澳大利亚销售6万辆,同比大幅下滑28.92%,位列第十;在新西兰销售8394台,同比下降14%,位列第四。

“我们正在重组我们的国际业务,着眼于拥有正确战略以获取强劲回报的市场,并优先考虑将推动未来汽车市场发展的全球投资,尤其是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表示。通用汽车的战略调整同样发生在本土市场,2018年通用汽车表示将于2019年年底前在全球范围内关闭7个生产基地、停止部分车型的生产,并将裁员15%。其中包括多家北美工厂。

由于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采取了战略收缩,通用汽车预计将产生约3亿美元的净现金费用。在决定退出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和相关的出口市场,通用汽车将继续为用户提供维修和配件服务,并处理所有召回和任何与安全相关的问题。

通用汽车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其2019年实现净收入1372亿美元,同比下滑6.7%;净利润为67亿美元,同比下降17.4%,摊薄后每股收益为4.57美元。通用汽车预计2020年将取得稳健的财务表现,预计调整后每股收益将达5.75美元至6.25美元,汽车业务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将保持在130亿美元至145亿美元之间。

不过,除了通用汽车的急流勇退带来的风险提示,此前长城汽车和其他自主品牌多个海外经营受阻的案例,也让业界对于中国车企的二度出海仍持谨慎姿态。例如,长城汽车在经营了十多年的俄罗斯市场,却于2014年被当地经销商“骗”走了3亿多元,经历多重诉讼都未能要回。此外,2012年8月,因发动机和排气管垫片中发现含有可能致癌的石棉,长城和奇瑞汽车在澳大利亚按要求召回2.5万辆汽车。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年2月18日 下午9:18。
转载请注明:通用汽车提列11亿美元重组国际业务,长城汽车连购其两大工厂加速全球化 | AooGu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