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财经资讯 5个月前 Aaron
215 0

这几个月来,春节期间被逼着洗手做羹汤的中华小当家们,又回到了点外卖“真香”的懒人生活

而眼看着夏天一步步走来,城市的夜晚怎么能少了啤酒烧烤小龙虾?

对于爆肝刷剧玩游戏的熬夜党们来说,没了夜宵,再丰富的夜生活似乎也没了灵魂,而对于加班公司人来说,在办公室里匆忙解决的夜宵,是在漫漫长夜里继续搬砖的续命良方

哪些城市的人更爱吃夜宵?哪些办公楼的加班党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夜宵的繁荣?

DT君圈出了北上广深、成都、南京、杭州、武汉、西安、长沙等11个城市作为样本,进行深入观察。通过饿了么的夜宵外卖订单数据我们发现不同城市的夜宵党,还真是各有各的独特气质。

1. 重庆、长沙最爱夜宵;北京、上海最舍得为夜宵花钱

没有什么比走高的夜宵订单,更能让人感知重新恢复活力的夜生活了。当烤猪蹄、麻辣烫、炸鸡炸串重新填满空寂了好几个月的胃,那些入夏以来辗转反侧的夜晚似乎也就没那么寂寞了。

以晚上8点到凌晨4点为夜宵时间段,我们比较了11个城市在3月下旬到5月下旬两个月间的夜宵外卖订单上涨幅,除了广州的夜宵订单量保持着高位稳定,其他城市的夜宵订单在全天订单量中的占比都在持续走高。

重庆、长沙和深圳的外卖夜宵订单比例位列前三甲,重庆的夜宵订单量更是占据了全天订单的22%。夜宵,几乎可以说是这些城市的第四大正餐。其次,成都、广州等长江以南的大城市也对夜宵有着相当的偏爱。

而排名垫底的城市则是北京、武汉和上海。尤其是北京的夜宵订单占比仅有11%。而武汉低迷的夜宵情况,可能与疫情影响下餐饮业元气大伤有关。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除了对夜宵的偏好度差异,不同城市的人们在夜宵上花的钱同样阶梯分明。

从夜宵的单笔价格来看,重庆、深圳和南京有45%以上的夜宵党们对夜宵的单笔消费低于25元,购买100元以上豪华套餐的比例在5%以下。

尤其是重庆,一半的夜宵党花上不到25块钱,就能在深夜获得满满罪恶感的快乐。

在一线城市中最偏爱夜宵的深圳,夜宵的消费水准同样有别于北上广其他三座城市,仅高于重庆。

曾在深圳城中村住过几年的阿杰,到现在都还记得深夜在楼下小店里花10块钱买的一碗美味炒粉。

相比之下,北京和上海的夜宵成本高了不少,单笔25元以下的夜宵不到30%,而单笔超百元的夜宵占比则达到了10%左右。平日里搬砖够辛苦的了,晚上当然要好好用夜宵犒劳自己。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除此我们还意外发现,武汉人民25元以下的低价夜宵订单比例为30%,仅高于北京和上海。

根据武汉餐饮协会会长刘国梁介绍,由于受疫情影响,截至6月20日,武汉恢复外卖的餐厅仍不到8成,可以想象那些客单价低、基础设施不够完善的餐饮小店并未完全恢复营业,武汉人民想要轻松吃上平价夜宵可能还要再等等。

2. 夜深人静,那些来自写字楼的夜宵外卖

了解了不同城市对夜宵的偏好情况,DT君更想知道,到底是谁撑起了城市夜宵外卖的繁荣?尽管都是夜宵,在办公桌前为了续命下单的,和摊在床上顺手下单的,怎么看都不是同一种滋味。

从数据上来看,住宅区仍然是城市夜宵外卖的最大主场。其中,向来以安逸气质著称的成都和重庆,拥有更高的住宅区订单比例。上海也有8成夜宵订单来自家里。

不过在部分城市,来自写字楼的加班餐也颇有存在感。深圳、广州、杭州来自写字楼的夜宵订单比例分别达到23%、19%和18%,在11座城市中名列前茅。

在深圳,来自写字楼的夜宵订单比例是上海的两倍多。华灯初上,这座年轻城市透露出的,是一骑绝尘的加班气息。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接着,我们拉出城市里写字楼和住宅区的夜宵外卖笔单价数据,想要看看公司人们在夜宵上有多舍得花钱。

可以看到,北京和上海由于聚集了大量不同发展阶段的公司人,写字楼的加班党们对于夜宵的选择与住宅区相比,呈现了两极分化的特点。

笔单价在25元以下的夜宵订单,来自北京住宅区的订单比例为23%,而来自写字楼的订单比例则占到25%。上海同样如此,住宅区到写字楼,25元以下夜宵的订单占比从27%上升到29%。

不过在京沪,愿意用一顿豪华夜宵犒劳自己的加班党比例也更高。

在成都、杭州、南京和长沙四个城市,相对于住宅区的人们,写字楼的加班党们更愿意点一份价格更高的夜宵安慰自己。

与以上四个城市相比,广州和深圳加班加点的年轻人,更容易被廉价的夜宵抚慰。在广深,写字楼下单的夜宵订单中,笔单价在25元以下的订单占比分别达到41%和47%,相对于住宅区的平价夜宵订单比例,均高出两个百分点,堪称艰苦奋斗的典范。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从夜宵的下单时间来看,深圳、长沙、重庆和广州,住宅区夜间3点以后的夜宵占比高于其他几个城市,拥有最高比例的资深居家熬夜党;而长沙、深圳和杭州,写字楼3点以后的夜宵占比也高于其他城市。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总体上看,相比可以在家里撸串的潇洒派,深圳、广州和杭州的社畜们,让身在上海南京西路的DT君实在有些心疼。尤其是深圳,不论是PK写字楼夜宵订单比例还是平价夜宵偏好程度,亦或是比拼看谁下单时间晚,这座城市都脱颖而出,完美诠释了啥叫奋斗版本的“不夜城”。

3. 深入城市内部,哪里的公司人最辛苦?

加班多、加班晚、还不舍得点太贵的夜宵犒劳自己,这样热爱工作、艰苦朴素的加班党到底聚集在城市哪些区域?

以深圳、广州和杭州三个奋斗不夜城为代表的,让我们用数据来看看哪些区域的职场人吃着最苦的夜宵,熬着最长的夜。

先来看看最拼的深圳。作为连续十几年GDP稳居全市第一的行政区,福田区自然冲在了加班加点的前线。在夜宵指数TOP250的写字楼中,福田区独占77座。其次则是宝安区和龙岗区。

广州的写字楼夜宵订单则更加集中,天河区一区就在TOP250中包揽了104个加班风水宝座。

再来看看这两年迅速发展的杭州。拥有下沙大学城和CBD钱江新城的江干区,坐拥52座入榜写字楼。此外,城郊的余杭区、经济迅速崛起的滨江区也进入前三甲。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按图索骥,我们还找出了奋斗之都里夜宵外卖订单排在TOP10的写字楼。

可以看到,位于华强北的上步工业区摘下了深圳夜宵订单TOP10写字楼的冠军。

此外,华强北还有桐林城市广场、南光捷佳大厦等,都入围了深圳外卖员最常光顾的10栋写字楼里。电子第一街华强北不愧为夜宵狂魔。

而深圳的传统商业消费高地罗湖区虽然在写字楼数量上败下阵来,但其区域内的城市天地广场也轻松入围了TOP10。

这里所属的东门商圈汇集了大量文体娱乐、服饰美容、银行地产以及电子商务等多业态的写字楼,也是外卖员深夜来回奔忙的地方。

互联网企业聚集地的深圳南山区,夜宵订单主要集中在科技园和南油。前者聚集着中国联通、立信诺、大疆、华为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后者则集中着叮咚买菜以及各类广告教育、科技公司等。

在广州的TOP10加班大楼名单中,珠江新城和车陂是绕不开的地方。高德置地广场、富力盈力大厦、中信广场、恒大中心等金融互联网大公司的聚集,让通勤于这些商圈的加班狗们背着最繁重的KPI,吃着最多的夜宵。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总体来看,撑起城市夜宵繁荣的职场人们,既有比你有钱还比你努力老板们,也有金融狗、广告狗和互联网程序员们。

4. 加班狗最后的放纵,都藏在串串和麻辣烫里了

聊了这么多,在写字楼里挑灯夜战的加班党们都在吃什么?

我们选取了4月下旬到5月下旬一个月以来,这11座城市写字楼夜宵订单的TOP5单品来做对比。

大体来看,随着城市发展的同质化以及各地饮食文化的融合,城市的夜宵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相似。

除了特立独行的长沙,其他10个一二线城市的职场人都非常偏爱烧烤。尤其是上海、南京和成都,最受欢迎的TOP5单品一溜全都是烧烤。

大家对于烧烤的爱,区别只在于北京偏爱烤羊肉串和烤面筋,广州、武汉和重庆人少不了最热单品烤韭菜,成都人最钟爱烤土豆片。而上海、南京和杭州这三个近邻,对金针菇的热爱则是独一份儿,甜甜的金针菇霸占了三个城市TOP单品的榜首。

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除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烧烤,不同城市的人们也有一些独特的嗜好。比如北京人的望京小腰,武汉人对香辣鸡腿堡的偏爱,西安人则对面食不离不弃,烤油馍和炒细面跻身最热单品TOP5。

当然,最特立独行的还要数长沙的伢子和妹陀们。这座以大排档和地摊美食闻名的城市,写字楼的最热单品竟然是烧仙草和蛋炒粉。此外,幽兰拿铁和蛋炒饭也都荣登最热单品TOP5榜单

对于长沙满哥笛子来说,烧仙草成为家乡夜宵第一单品可一点都不意外。“长沙人是真的爱喝奶茶啊哈哈!而且大家最爱吃的也不是烧烤,而是炸串串和口味虾。”笛子告诉DT君。

实际上,以炸包菜为代表的各类炸物也确实入围了长沙写字楼夜宵外卖里的热门美味。

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夜宵气质。而相似的地方在于,正是深夜啃着夜宵、挑灯奋斗的人们,将汗水和泪水融入城市的发展血脉,支撑起了各自城市的腾飞和崛起。

他们对自己的深夜犒赏,可能无非就是多点一些串串、在麻辣烫里多加个蛋罢了。

标题: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7-02 17:10:02。
转载请注明:11城夜宵外卖battle:吃最晚的夜宵,加最苦的班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