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财经资讯 5个月前 Aaron
209 0

“我是武汉人。”“哪儿人?”

“我是武汉人。”“哪儿人?!”

日本导演竹内拍摄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中,武汉的英语老师“脏辫熊”这样形容外国人在疫情前后对武汉态度和认知的变化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想把外国人的反应写进脱口秀的“脏辫熊”

竹内亮是一位纪录片导演,7年前定居南京很多人通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熟悉“亮叔”,这是一档旅行纪录片节目,每期会介绍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或住在日本的中国人,节目已经持续更新了5年。

今年3月,竹内亮的纪录短片《南京抗疫现场》向国外观众展示了中国的抗疫实情,曾登上日本雅虎网站首页。

3个月后,他和团队又奔赴前线拍摄《好久不见,武汉》,记录了10个武汉人的故事。其中,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日料店老板、雷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也有被治愈的患者和家人因疫情离世的人。

纪录片在6月26日发布后,不仅迅速跻身新浪微博视频社区豆瓣热门电影榜首,还在中日两国都引发热议,目前全网络播放量超过2500万次。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竹内亮导演微博截图

7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这样评价《好久不见,武汉》:很多内容感人至深,之所以能够打动中日两国观众的心,关键在于它贴近公众,朴实无华,透着真善美。

就在同一天,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也专访了竹内亮导演,他说他去武汉的目的就是“记录最真实的故事”。

记录真实,这是纪录片的魅力,也是竹内亮导演的初心。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好久不见,打破偏见

接通竹内亮导演的电话,他问出的第一句话是:“你在哪?那边疫情的情况怎么样?”

对疫情和武汉的关注,是竹内亮前往武汉拍摄纪录片的原因。关于武汉的情况众说纷纭,作为纪录片导演,竹内亮决定亲自去看看,用镜头将最真实客观的信息传递给大家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最终没有使用的摄制组海报 

刺猬公社:您去武汉拍摄之前设想过武汉是什么状态吗?

竹内亮:真的不知道。虽然网络上有信息,但是有人说危险有人说安全,所以我们也判断不了。我个人觉得没有问题,但是周边不了解的人肯定会怕。

刺猬公社:纪录片中说有一部分员工反对您去武汉,随行的摄像师和编导没有跟家里人报备行程,大家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竹内亮:这个策划,我和摄像师、编导都想去,所以我们很兴奋,其实是一个记录者的视角(心态)。

当时有几个员工反对,因为他们都是和自己的爷爷奶奶一起住,比较担心我们从武汉有携带病毒(回来)的风险,原本准备等我们回来自己住两个星期酒店(隔离)。等到他们看到我们的拍摄素材之后,也就放心了,因为我们(的记录)不可能撒谎。

刺猬公社:您在微博征集拍摄对象时,人数预计是4-5人,最后拍摄为什么选了10个人?分别出于怎样的考虑?

竹内亮:因为报名的人有一点太多了。对,舍不得。100多个人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要选10个人都相当的困难。

我的标准是拍外国人也想看的主人公,当然也包括中国人。因为我们片子的目的就是把武汉的现状传达给全世界,所以外国人也想看(这一点)很重要。

刺猬公社:您怎么确定选中的故事就是外国人最想看的?

竹内亮:首先我特别明确的知道,疫情之前日本人对武汉完全不了解,没有听说过,所以日本人对武汉的了解只有4点: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患者和医护人员。所以和这些主题相关的主人公一定要有。

刺猬公社:这些人都是主动报名吗?都是您的粉丝吗?

竹内亮:基本上是主动报名的,也有粉丝推荐的亲人或朋友。这一点非常的重要,是我们的片子能成功的最大理由。

我们跟每一个主人公只有一天或者半天的接触而已,正因为是粉丝信任我们,所以我们在武汉只呆了10天,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他们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换成其他外国导演或媒体可能很难做到

刺猬公社:有没有让您特别遗憾没能拍到的主人公?

竹内亮:好像有......有了有了,特别遗憾的。他是一个一直在做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因为武汉全市有1000多万人要做核酸检测,他们在最一线,基本上不能回家,还有接触感染的风险。我做过核酸检测,知道这个工作真的很辛苦,所以我想介绍他们的现状,但是他的公司允许拍摄。这个是唯一个特别遗憾的例子。

刺猬公社:《好久不见,武汉》10个故事的叙事结构在拍摄前有什么规划吗?

竹内亮:我们没有台本,什么都没有规划。唯一一个规划是,我们是按照拍摄的时间线来讲故事、来剪辑的。所以选择第一个人的时候很难,最后我们先去了华南海鲜市场,因为是疫情爆发的起点。我们一边拍一边考虑整个故事线,下一个要拍谁都经过特别慎重的考虑。

刺猬公社:您拍完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竹内亮:最大的感受是我想再去武汉。我以前去过几次武汉,但是都没有这次的感触,对这个城市有感情,对武汉人有感情,对武汉的美食也有感情。我重新认识了武汉的“过早”和“夜宵”文化,也特别喜欢吃热干面,我们回到南京之后点过两次外卖,都不是那个味道

刺猬公社:为什么说这一次跟之前的感受特别不一样?

竹内亮:肯定和疫情有关系。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去武汉的外地人很少。黄鹤楼应该是武汉最大的观光点,我们去的时候几乎没有游客,所以感觉武汉人分给外地人的热情就更多。

然后一些风景也是一样的,经过那样的困难,现在慢慢开始恢复正常了,自然而然会不一样。你现在去武汉的话,肯定也是跟我一样的感受。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好久不见,武汉》中的黄鹤楼

追求“真实”的纪录片导演

虽然纪实性就是纪录片的特质,但竹内亮觉得,相比较于中国纪录片对美感的追求,日本纪录片更追求真实。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竹内亮和武汉市民们在武汉街头  

刺猬公社:您和纪录片中日料老板聊天的时候,他有句话说“不倒闭,能活下去就够了”,想知道您这些年拍纪录片过程当中有过这样的阶段吗?

竹内亮:确实,拍纪录片赚不到钱,《好久不见,武汉》也完全是自费的,没有人投资,没有赞助商,点击量达到了几千万,但是没有收入,所以真的是亏本的状态。

刺猬公社:所以您才在片中说自己“每天考虑怎么赚钱”是吗?

竹内亮:对,因为我也要养员工。但是这次的武汉纪录片是我想拍的东西,虽然它是一个花钱的项目

刺猬公社:疫情对您的“赚钱计划”有多大的影响?

竹内亮:当然有影响,原本有很多商业项目都取消了。但是《南京抗疫现场》火了之后,带来很多新的项目,现在又有好多公司找我们谈宣传片、广告方面的合作,所以今年的收入还可以。虽然没有那么多,但是在很多公司面临资金问题的情况下,我们算是幸运。

刺猬公社:《好久不见,武汉》发布后,有粉丝留言说“感觉你的人生马上要到一个高潮了”,这部纪录片和《南京抗疫现场》对您的影响有什么不一样吗?

竹内亮:没有《南京抗疫现场》的话,肯定没有这次的《好久不见,武汉》,比如能顺利征集拍摄对象,所以影响力还是挺重要的。

因为《南京抗疫现场》就像简单的Vlog,《好久不见,武汉》相当于完整的纪录片,质量比较高。(对于)《南京抗疫》,他们(合作方)看中的是我的影响力。《好久不见》,他们看中的还有我们的质量(制作能力),所以找我们谈合作的公司更多了。

刺猬公社:现在国内有一个综艺节目纪录片化的趋势,您有这样的感受吗?

竹内亮:对,你说的对。但很多节目其实不是纪录片,它有很多安排,只是表面上像纪录片而已。我觉得也蛮有意思,但我自己喜欢拍真实的故事,不用旁白说太漂亮的话,越接地气、越接近我们自己的生活越真实。日本人也比较喜欢看真实的东西。

刺猬公社:您觉得日本的纪录片和中国的纪录片最大的不同的点是什么?

竹内亮:中国的纪录片是追求好看漂亮的镜头,日本的特点是追求真实,这两个点是有矛盾的。如果追求美好漂亮的话,很难做真实的东西,因为一定要摆拍。如果要追求真实的话,肯定拍不了好看漂亮的镜头,因为人是不能控制的。

我没有批评某一个方面(的意思),没有说好坏。我觉得中国的纪录片特别好看,画面构图很讲究,我拍不了那么好看的,比如说《舌尖上的中国》。我也很喜欢贾樟柯,他拍的纪录片很真实。虽然他的电影节奏很慢,特别慢,但是我很喜欢那样的感觉。

刺猬公社:您接下来有哪些纪录片的拍摄计划?

竹内亮:我想拍“后疫情时代”的社会,但还没有具体的规划,可能会去拍疫情后的日本社会。

还有想拍长江,这个是去武汉之后有的想法。因为我10年前参加了一个NHK(日本广播协会)节目的拍摄,就是那个时候决定了我要来到中国做节目。可以说,我现在做的工作就是10年前拍长江的时候决定的,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刺猬公社:那个节目的主题是什么?为什么“拍长江”会成为您人生的转折点?

竹内亮:是关于住在长江边的人的文化生活,会通过一条河(江)介绍的中国整个社会环境。从源头青藏高原开始到上海,长江沿岸不同地区的生活都可以看到。

当时我在中国拍摄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你是日本人吗?山口百惠怎么样?高仓健现在好吗?我觉得2010年网络这么发达的时代,为什么大家还会问这样的问题?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日本,所以我很受打击,想把现在的日本文化传达给中国人,然后才有了《我住》这样的节目。

刺猬公社:为什么10年后还想拍长江?

竹内亮:10年前我拍的长江是表面的长江,虽然评价很高,但是我自己不太满意。而且10年前我不太会说中文,对长江、对中国文化也不够了解,现在的话可以拍得更深入。这是一个冲动,我特别好奇,可能很多人也会挺好奇的。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好久不见,武汉》中的武汉长江大桥

日本导演与中国文化的碰撞

竹内亮可以算得上是一位“中国通”,他经常会用刚学到的网络流行语在微博和中国网友互动。

前些天,他在一条微博中提到,部分外国人对武汉的偏见会让他想起日本福岛县。很多人对日本福岛县的印象,还停留在10年前的311核辐射事件。竹内亮曾经在《我住在这里的理由》中,通过拍摄住在福岛的东北人,来展示当地的真实状况。

但这个类比遭遇了一些网友的强烈谴责,他们认为爆发疫情的武汉和经历核辐射的福岛没有可比性,而更多的人则呼呼不要用最大的恶意揣度别人的善意。

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竹内亮团队在武汉拍摄

刺猬公社:您将武汉和福岛类比的观点引起了一些争议,您怎么看待这种声音

竹内亮:我觉得有些网友断章取义,因为我的意思只是举个例子而已,但是他们会说你是为了洗白福岛去拍。他们不懂,所以就不理他们就行了。

刺猬公社:对于类似的情况您都会选择直接忽视吗?

竹内亮:对。这些键盘侠哪个国家都有,日本也有。《好久不见,武汉》在日本有很多人看了,也有一些带有恶意的评论,比如说竹内亮这个人是收了钱帮中国政府宣传他们的文化而已,全是假的。我们做网络节目5年,已经习惯了,不理他就行了,越理越麻烦。

刺猬公社:这种态度算是日本文化的一个体现吗?

竹内亮:不是吧?这是我个人的性格,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如果非得要说中日文化的差别的话,有可能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在乎这些网友的评论,因为日本民族特别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刺猬公社:因为中国和日本的历史关系比较特殊,特别是您居住在南京,您在现实生活有遇到过不友好的对待吗?

竹内亮:没有,一次都没有。南京人对我们特别友好,特别包容,这个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

刺猬公社:您对南京的感情是怎样的?

竹内亮: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在南京生活,同事、朋友都在南京,孩子的朋友也是,已经有感情了,就是习惯了这个城市。现在我比较出名了,经常到哪里都能被认出来

我最大的感动是最近(6月)参加南京创新周活动,获得了“金陵友谊奖”。这个很荣幸,真的是被南京人认可的感觉。

刺猬公社:前段时间有媒体指责部分外国网红通过拍摄“爱中国”的短视频吸粉走红,您有没有受到过类似的质疑?

竹内亮:我没有说过什么,去特别强烈地夸中国,所以没有受到过这些信息干扰。我是纪录片导演,一定要客观,不能盲目地夸中国,可能中国也有不好的地方。

刺猬公社:国内今年掀起直播带货的风潮,您最近也开始在微博直播带货,还顺利吗?

竹内亮:一般般,点击量很高,但是卖的数量不多,可能是我的口才不够(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卖的不多,是产品的魅力不够,还是我的魅力不够?

刺猬公社:为什么会开始做这种尝试?

竹内亮:因为公司要赚钱,我们稍微有点影响力,就这么简单。而且这个蛮有意思的。我很喜欢直播这个形式,就是跟网友们直接沟通交流。带货的话,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兴趣

刺猬公社:您觉得在直播短视频流行的时代,会不会很难保持对纪录片的热情?

竹内亮:直播是一个很好玩的形式,纪录片是创作作品,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也觉得纪录片有意思,很单纯的想法,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的人生,所以会一直有热情。

标题: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7-05 17:20:21。
转载请注明:日本导演竹内亮:我拍《好久不见,武汉》的理由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