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财经资讯 5个月前 Aaron
201 0

自3月下旬起,世界各地的奶农不约而同开始倾倒牛奶。据统计,仅在美国每天就要倒掉上万吨的牛奶。还有数百万磅计的土豆、南瓜等农作物因为腐烂被毁弃。

与此情景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食品银行”门前,成千上万的人正排成长龙,花上数小时时间来领取食物救济。

一方面是被浪费的粮食,另一方面是粮食短缺和迅速扩大的陷入贫困的人群——疫情导致的供应链失效问题,正在让世界粮食体系危机加剧。

这一幕突然觉得好熟悉

一次在世界各地上演的“倒奶”事件,让人不禁想起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美国农场主把一桶桶牛奶倒掉的场景。 

当时,美国农业已经经历了10年的由于农产品过剩等原因导致的衰退。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进一步重创了美国农业,农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其中,独立奶农受到的影响最大。一方面,他们无法受到行业价格的保护;另一方面,牛奶不是食品“刚需”,奶牛也不可能因为需求下降就停止产奶。牛奶的保质期又非常有限,运输不便。

如果要制成储运方便的奶酪、黄油等,又需要额外的成本。此外,他们还面临着无法偿还贷款而失去农场的危机。由此,1933年,纽约州一牛奶协会组织的奶农进行了集体罢工,抗议奶价太低而倾倒了6000加仑的牛奶。

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大萧条时期农场主倾倒牛奶 / wsws.org

2020年发生的“倒奶”事件,也存在类似的原因——生产过剩,需求大幅下降——在美国、日本等国家,一半的奶制品会投入商超售卖;另一半会被“大客户餐饮业和学校等购买。在疫情中,因为封锁措施,这一半的需求锐减。

不同的原因在于,相较百年前,牛奶供应链已经体系化,牛奶及其制品的加工处理、冷藏运输交付等整个链条已经高度细分和成熟,但因为封锁措施,这个发达的供应链系统却“掉了链子”。

诚如上述所言,目前奶制品加工生产线,主要针对的都是商超和餐饮大客户,以大包装为主。所以,尽管各地政府给食品加工企业和“食品银行”等公益组织都提供了资金用于紧急救助,然而,大规格、大包装的奶制品,在发往“食品银行”时,很难有效冷藏和分发。

短期之内企业也无法投入时间和金钱改造或增加新的生产线,完成小规格奶制品的生产和制造。这就导致了一部分奶农和生产企业损失惨重。无奈之下,倾倒牛奶的惨剧,时隔百年,再次上演。

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新冠期间美国奶农倾倒无法加工的牛奶 / 纽约时报

食品供应链失效,就是指食物无法达到有需要的地方 ——这也正是当前疫情下世界粮食危机的重要原因。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与多个合作伙伴发布《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疫情可能使遭受严重饥饿人口数量增加近一倍,到 2020 年底突破 2.5 亿——世界正面临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疫情导致的全球市场需求萎缩,食品救助需求暴涨,以及2020年此起彼伏的其他自然灾害,与供应链及其相关的出口限制、物流中断、食品涨价等问题“合力”,让世界粮食体系面临最为严峻的“压力测试”。

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无法储存、贩卖的蔬菜被废弃的地里 / WFP

如何让食物到达最需要它们的地方?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西莫·托雷罗在4月的《自然》杂志发表评论文章时指出,今年的粮食产量预期原本较为乐观。与2007 到 2008年严重干旱引发的全球粮食危机时相比,如今全球的玉米储备已经达到当时的两倍以上。

关键的问题就在于供应链问题和随之而来的恐慌性购买,已导致小麦价格较去年三月上涨了8%,大米价格则上涨了 25% —— 即便粮食充足,也会发生粮食危机。

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仅在1~3月新冠肺炎疫情已使多个国家食品价格上涨 / CSIS

为了应对这一难题,首要措施就是解除出口限制。托雷罗说:“我呼吁各国不要采取出口限制措施。相反,在对疫情做出响应时,各国应该同意削减关税,补偿货币贬值引发的本地价格上涨。并且,各国应该将港口和农场的工人定义为从事基本工作人员,保护好这一群体健康,保障他们的出行和持续工作。”

与之相呼应的是,5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向农民和食品公司提供1.79亿美元,专门帮助从业者获得更好的个人防护装备和额外的仓储设施,避免浪费并保证供应。

加拿大还牵头在4月下旬组织了49个国家承诺支持开放和可预测的食品和农产品贸易。这些国家共占全球粮食和农产品出口的63%和进口的55%。限制,还是开放,这有赖于所有国家做出选择与承诺。

其次是沟通协作的问题。这将发生在一国的区域之间、国与国之间、发达与贫困国家之间、粮食盛产与短缺国之间。世界大部分国家,因为本地历史与地理环境、全球化分工等多种问题,都有赖于不同食品的进口。协作和信息共享能帮助各国更好地抵御疫情的冲击

5月,联合国创新性地成立了一个临时机构:全球人道主义应急枢纽,由中国的物流公司负责提供运输方面的保障,现阶段的目标主要是为全球提供防疫物资的运输。那么,在全球粮食援助体系下,或可借鉴此举措,建立紧急救援食品的仓储运输体系。

不同之处在于,由于粮食供应和需求两个方面都呈“散状”分布在世界各地,每个国家都有需要出口和进口的不同优势食品。所以,“粮食应急枢纽”或可根据需要多点建立并进行充分的信息交互,提高食品出口及援助的效率,保证最急需的粮食到达最有需要的地方。

目前已经处于粮食危机的1亿多人口中,有一半以上位于非洲,其他主要分布在中东、亚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由此,食品救援的枢纽,可设立“点对点”的援助储运绿色通道,让本可能被浪费的粮食,到达陷入危机的人群。

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目前已有超过1亿人深陷粮食危机 / visualcapital

第三,供应链的变通与科技创新。倒奶事件反应了原有食品加工和储运体系的脆弱,缺乏弹性。澳洲作为产奶和消费大国,就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倒奶现象。究其原因,澳洲乳业成立了全国应急组织,确保对疫情采取统一的对策,保持供应链畅通。

联邦政府还在4月初推出了一个1.1亿澳元的空运计划,帮助其牛肉海鲜和乳制品生产商向主要出口地空运新鲜产品,以减轻疫情对澳洲农业的影响,但这一举措代价太高,难以持续。

所以,关键的举措将寄希望于对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做出科技创新。前文指出,奶制品的生产线难以紧急“变身”,无法在大客户需求锐减的情况下提供专供给商超及救助机构的小包装产品;冷链运输和仓储、分发的问题也影响了这类食品的远距离供应。

这就需要企业长线投资于灵活变通的生产线和不易受到封锁影响的物流系统,或者在政府的统一指导和政策扶持下,建立专用于食品紧急救助的供应链体系,避免或最大程度地减少浪费,应对未来再次发生的疫情及其类似的危机。

此外,中国已经在投入无人机、无人驾驶机械和其他农业技术,以减少人际接触;在非洲,手机的使用让小农户方便地获取订单、价格和天气数据,转账交易通用便捷;秘鲁通过灵活创新的监管规定,结合作物收割的季节性对劳动力进行统筹管理,并对受到封城影响的农民提供必要支持。

解决供应链失效,应对粮食危机,这是个复杂的系统问题。除了各国政策的协作配合、用科技改变生产、改善供应,决策者们还需要从整体上看待食品系统的转变,邀请所有在食品系统内和相关行业工作的人参与:生产者、企业、社会和环境组织、卫生工作者、农民、消费者科学家,共同建立一个更具弹性、更健康,更可持续的食品系统。

标题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7-11 18:05:49。
转载请注明:有人被迫浪费,有人等待援助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