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财经资讯 4个月前 Aaron
188 0

水来得太快了。

7月10日13时,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升级发布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这是洪水预警的最高等级。

据央视新闻报道,7月11日21时,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比预测提前16小时。水位还在继续上涨,7月12日7时,鄱阳站水位已超1998年水位0.13米,目前仍在上涨中;

中国气象局消息显示,7月14日至16日,西南地区东部、江汉、江淮、江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最强降雨时段为14日~15日。

作为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五大河流汇入到鄱阳湖中,起到巨大的调蓄作用。与此同时,周边一带乡镇也面临着巨大的防汛压力

“从五几年开始都没有这么大的水。”新建区联圩镇大圩村村民邓大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湖东

7月7日晚上六点,谢家滩镇鸿润万家超市的老板左小红收到了镇上传来的消息:上游即将分洪,立刻做好准备。

收到消息后,左小红连忙和家人一起跑进自家的超市,打算将所有货物搬离。但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名下有两间超市,每一间都占地近三千平。但员工们基本上都已经下班,没下班的也得优先回到自己家帮忙。因为缺人,她只好把靠近地面的货物收拢,统统堆放到了货架第三层,“大概一米左右的位置上”。

连续忙活了五个小时后,当晚11点,水开始漫上了街道。

水上涨的速度极快。左小红回忆,在涨势最快的时候,每隔十几分钟就能上涨约一格扶梯的高度。“人站都站不稳,都差一点被水冲跑了。”大家一边抢救货物,一边眼睁睁看着水涌到了第七层的扶梯的位置。

一米的高度显然不够,洪水迅速席卷了第三层货架,将几乎所有货物都扫进了水中。左小红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同时遭殃的还有店里的电脑和监控。众人一整晚没睡,才勉强保住了不到两成的货物。

“通知得实在太晚了。”左小红的话音显得有些懊丧。

谢家滩镇位于鄱阳湖东北部,属受灾最严重的鄱阳县下辖。据鄱阳县统计,截至07月12日15时,县里共有险情209处,全县受灾人口超60万人,7万群众被紧急转移安置,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5亿元。

宏观的数据落实到个人身上,是不可承受之重。因为货物还没有清点完毕,被问到损失时,左小红说不出准确的数字,只能凭经验估算:“两个三千平左右的超市,还有一个便利店,几百万肯定是有的。”

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洪水掠过后的超市。图/受访者供图

有一些货物因为有包装,从污水中抢救回来后,还可以清洗干净再用。彻底没法用的是冷库里的冻品。洪水来临之际,镇上开始停电,一停就是两天。冷库里的水饺、汤圆,甜点等速冻食品全部加速腐坏。据她估算,冷库中的货物价值大约二三十万,只能全部扔掉。

“都没有上保险。”说到这,左小红的声音有些干涩。

7月9日后,天气缓慢好转。11日左右,天空开始放晴,积水也在慢慢退去。但街道上的积水完全排出仍需要时间,一些地方的积水甚至还有齐腰深。

清理工作仍然在进行。从污水中将货物分拣出来,工作量不小。为此,左小红雇了二三十名临时工,一人一天结算两百元工钱。“每天都是几千块支出,这又是一笔损失。”

但最让她担心的还是专家的预测:16号左右又有大水来袭。她不确定该把清理出来的货物搬到哪里去,只能先往楼上放一些,山上再运一些。再往后,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天放晴后,有人在帮忙从污水中分拣货物。图/受访者供图

湖西

鄱阳湖很大,周边各地情况不同。相比已经遭灾的鄱阳县,西部一些地区还没到“至暗时刻”,但情况也相当紧急。

7月13日,江西省会南昌市新建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在“掌上新建”发布了《致新建区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封信》。信中提到,洪魔肆虐,家园告急,全区防汛形势正面临严峻考验。家乡的干部和群众每天都在超负荷战斗,工作时间长、强度大、任务重。信中号召,“全区父老乡亲和在外奋斗的乡梓们,立即集结、迅速行动,投入到抗洪抢险的第一线,与我们一起携手、共克时艰,一起保卫生我养我的新建家乡,共同迎接最终的胜利!”

邓大友的家正在新建区联圩镇大圩村。据他回忆,自从洪水预警发布后,村里人几乎就没休息过,编队轮流在大堤上巡逻值守。

“现在水位超过了警戒线两米多。”7月12日晚间,邓大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情况很紧张,只差一米多一点就要漫过大堤了。”

邓大友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巡逻的目的,在于及时发现“泡泉”。根据资料,所谓“泡泉”指的是管涌,即在渗流作用下,土体细颗粒之间形成孔隙,水在孔隙中的流速增大,引起土的细颗粒被冲刷带走的现象,亦称翻沙鼓水。用更通俗的话来总结,就是水从大堤底部“凿了洞”,迅速涌入造成决口的现象。

为了防止“泡泉”发生,大堤上需要有人24小时轮班职守。负责值守的多是青壮年村民,由村、乡干部带头巡逻,一人轮值六小时,一日换四班。倘若在轮值过程中发现泡泉情况,则一边就近叫人搬来土沙包和石块,一边向上汇报,驻扎在附近的官兵就会立刻赶到,协同作业。

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圩堤旁的水位。图/受访者供图

为了保障石块和沙包供应,当地人用重型卡车昼夜不停地从山上拉来石头,堆放在大堤旁。

“苦,一下都不能休息。”邓大友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大堤上晚上蚊子特别多,巡逻者只能一刻不停地走动,才能尽量避免蚊虫叮咬。

一位出生在联圩周边乡镇的90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联圩当地人对于水灾并不陌生。在她小时候的记忆中,第一次洪水发生在1995年。根据当地资料,当年防洪时,有人疏于值守,没能及时发现“泡眼”,最终导致大水泛滥。

“因为吃过亏,所以我们那边的人对防洪特别注意。”受访者说。

虽然大水目前还没完全涌来,但由于积水改变了土壤结构,内涝现象已经发生了。邓大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田里准备秋收的水稻几乎“全部报废”。

水稻分为一季稻和两季稻。联圩当地种植的大部分都是春种秋收的一季稻。这意味着今年,当地所有农户将全部绝收。

“损失数额太大了,我一个小户人家,七十亩地,今年光农药、种子等成本就差不多五万。”邓大友计算道。

农田内涝的情况在鄱阳湖四周接连发生。一般来说,种植两季稻的地区,情况要好过种植一季稻的地区。根据7月14日《上游新闻》晚间报道,鄱阳县古县渡镇滩上村从7月12日起组织抢收早稻。根据往年经验,再过十天左右,这一批早稻将全部成熟。提前抢收回的稻谷因为颗粒不饱满,收成只占正常收割的8成。但相比联圩,已属幸运了。

大洪水会来吗?

鄱阳湖从东到西,众人最大的担忧就是,传说中的“流域性大洪水”真的会来到吗?

因为地势原因,整个江西境内几乎所有的主要水系都最终都将汇入鄱阳湖。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叠加影响,外加近日五大支流洪水逐渐抵达鄱阳湖,专家预计,未来几天鄱阳湖水位将继续上涨,

根据新华社梳理,鄱阳湖排水不便,特点是“多进少出”,只有一个宽度大约900米的泄洪口与长江相通,暴雨期间,泄洪速度远远跟不上水流汇集速度。结果导致周边圩堤面临较大压力,农田、城镇面临风险

据新华社梳理,鄱阳湖水系流域面积16.22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江西全省国土面积的97%。经鄱阳湖调蓄注入长江的多年平均水量1457亿立方米,超过黄河、淮河和海河三河每年水量的总和。

而且,长江下游支流很少,作为长江进入下游之前的最后一个蓄水池,如果鄱阳湖水位继续上升,洪水下泄,对长江下游各个流域造成的危害不堪设想。

可以说,守住鄱阳湖,就守住了长江下游城市。未来几天,鄱阳湖将面临严峻考验。而在九江、新建区接连发布了公开信后,越来越多身在外地的江西人赶回老家,投身到了这场抗洪大战中。

连日的战斗后,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据中新社报道,长江中下游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开始缓退。7月14日18时,长江中下游干流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超警0.12米~2.76米;截至14日晚间,洪峰已通过大通江段,长江干流监利至大通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呈波动缓退态势。

但沿湖的居民依然处在紧张状态中,看天气,似乎很快又要下大雨了。邓大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联圩当地食品供应还算正常,当地人都简单囤积了一些米面油盐,足够食用一段时间。但当地已经下达指令,一旦水位超过一定限度,众人只能选择放弃自己的家园。

“到时必须直接撤离,不能再管了。”他说。

标题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7-16 17:00:29。
转载请注明:洪灾压力下的鄱阳湖畔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