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财经资讯 2个月前 Aaron
102 0

5800多公里是迪拜和北京的飞行距离,时差4小时。

迪拜是阿联酋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中东地区的金融中心,连接着亚洲、欧洲和非洲。不少中国公司已经将业务发展到这片土地。

迪拜未来基金会就是这样一支主权基金。它成立于2016年,发起人是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这支基金将迪拜定位为未来的领导城市,通过与政府和私人实体合作,帮助寻求在塑造未来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近些年,越来越多中国公司出海到中东地区,迪拜未来基金会也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企业

Dr. Noah Raford 是基金会的首席全球事务官和首席未来学家,8月,他接受志象网专访,解释了迪拜及中东地区的科技初创企业如何与政府及监管机构互动,共同建设迪拜地区经济

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Dr. Noah Raford

一、活力中东

我第一次来到中东工作是在2003年,当时在一家城市规划和经济发展战略公司工作。我们的工作是为沙特阿拉伯的一个城市制定总体的经济战略。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高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就像中国的深圳。与发展成熟、速度放缓的西方国家不同,这里面临的问题和采取的方法也不一样,决策的速度要快得多。

后来,我为迪拜的总理办公室做一个战略项目,同时也为阿布扎比的政府工作,这些工作让我能够快速地将想法变成一个提案、政策或国家项目。为国家层面做出贡献让我兴奋,这是我从事这份工作的价值所在。

到2015年,我很荣幸成为能够迪拜未来基金会的创始团队之一。

迪拜未来基金会的任务之一是寻找新机遇,它不在现有公司或现有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内,所以,我们的存在有点像“特别行动队” 。我们需要寻找迪拜和中东地区的未来发展的新机遇,这有点投机性的意味。

教育医疗、交通、安全、能源、银行金融,是我们认为未来10年将会有大幅提升的部门。

举个例子,一个做线上问诊的医疗创业公司,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提供远程医疗解决方案,这样的愿景很不错,但作为创业公司,需要资本客户、高效的运营。而且你正在进行的创新之举,很可能不符合现有的规则或行业规定。我们的工作就是弥补这个差距,创造一个科技公司与政府和监管机构互惠互利的友好互动环境。

所以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迪拜未来加速器计划”的加速器项目,来帮助初创企业和政府、监管机构建立这些合作关系。目前,已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公司参与了该项目。

二、“豪赌”中东的时机

中东北非地区大约60%的风险投资资金来自阿联酋,大部分的资金都集中在科技和电子商务领域。而金融科技需要很多相关的支持服务,例如IT和支付系统等。

现在是“豪赌”、尝试新事物好时机我认为,在未来一两年内,新冠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将持续,线上的蓬勃发展逐渐消弭线下的鸿沟,合作伙伴们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和速度开始工作。从长远来看,将对世界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新的商业模式、公司、技术、贸易伙伴,有机会大放异彩。

迪拜未来基金会正联合其他政府机构和投资者一起支持初创企业。在我们的办公楼下打造出了“2071区”,把全世界最有趣的公司和迪拜的主要客户结合起来,解决大的挑战。2071年是阿联酋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国家也制定了2071年战略。明年我们就要迎来50周年,我们之前提出了“智能迪拜2021”的战略。

今年1月,我们还宣布了迪拜未来区,正在将附近区域整合成贸易中心。你可以看到从酋长塔到街对面这片区域都是贸易区,对面则是金融中心。它将为科技创业公司提供各种服务,包括公司营业执照、租金补贴、廉价的住房等。

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迪拜未来区

同时,我们正在为初创企业建立一个证券交易所,方便他们不需要IPO就能筹集到资金。迪拜酋长还表示,设立了10亿迪拉姆的基金,来支持有能力推动迪拜未来增长的新型企业。如果你搜索迪拜未来区,还会发现更多有趣的的信息和机会。

三、未来城市

现在,整个阿联酋的商业模式都在发生着变化,尤其是迪拜。从历史上看,有在岸公司和离岸公司之分,有不同的投资法律、服务条款和监管规定。例如,在迪拜开一家公司,需要租办公室、为员工办理签证、缴纳各项公共费用,这些可以为迪拜创造价值。

但现在我们提出的自由区概念打破了这种经营方式。在21世纪信息社会,这些都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你可以是一家中国公司,在迪拜注册公司、为迪拜或非洲提供服务,但无需踏足迪拜。

线上到线下整个范围是迪拜正在投资的领域。在其他战略利益领域,迪拜也有大量的投资,其中之一是农业技术,包括城市农业、食品安全、农业科技可持续农业领域等等。另一个重点领域围绕医疗和福利。

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网约车平台Careem在中东运营

同时,中东地区泛文娱领域的空间越来越大。例如,电子游戏领域,增长最快的是电子竞技, 在赞助、媒体版权广告等方面有很大空间。我们估计到2030年,游戏领域的规模达到360亿美元左右,但目前中东地区的游戏生态系统并不发达。

对于初创企业,资金成本和如何取得成功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企业需要昂贵的启动资金,它包含各种硬成本和软成本。除非你通过我们的项目例如“2071区” 得到特殊的豁免。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让早期创业公司更容易测试产品和想法,我们努力降低成本,降低和政府、监管机构打交道的成本。并且努力提供商业增值服务,比如给企业介绍客户、提供免费的办公空间等。

以麦肯锡的地平线模型为例,初级阶段是提升运营效率,中级阶段是将现有产品做得更好,终级阶段是创造新的机会和愿景。很明显,有很多创业公司还在初级和中级竞争阶段,比如提供更好的快递服务、更便宜的信用卡或者其他类似性质的服务。

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之一,是从中国引进更多的技术人才。目前,中东地区大部分IT人才来自印度,还有的来自东欧,例如乌克兰、白俄罗斯。还有些埃及、黎巴嫩、叙利亚创业者。像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统计数据分析等领域,中国在这方面有非常强的项目和优秀的人才。我很希望看这类技术人才的输入。

标题: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09-21 15:58:33。
转载请注明:迪拜未来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豪赌”中东的好时机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