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结婚率为17年来最低 中国超2亿人单身

我国此前共有三次单身潮,这是第四次。与以往不同的是,此前是因离婚人数增加导致的单身潮,而这次的主因是结婚率低。

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达2.4亿,超7700万人独居。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813.1万对,这是继2019年跌破1000万对大关后,再次跌破900万大关,这也是2003年以来的新低,仅为最高峰2013年的60%。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想结婚了?健康时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未婚人士,听听他们怎么说。

结婚率创新低

“因为懒,天天喊脱单也没行动过。”

温溪,28岁,公务员

我从小就比较内向,很少主动和别人交流。上学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爸妈只要求你学习好就行。大学的时候也谈过一次恋爱,后来读研不在一个城市就分手了。再后来也没遇到太喜欢的,虽然嘴上天天喊着要脱单,但也没主动过。有朋友介绍相亲,加了微信,也不知道聊什么,就觉得尴尬,懒得聊也不会聊。现在,爸妈也总催婚,但是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我没想过不结婚,只是现在还没遇到合适的。

“工作太忙,圈子太窄”

李波,32岁,互联网

互联网工作,996是常事,有时候晚上忙到11点多,到家洗漱一下玩玩手机就快1点了,平时工作真挺累的。我们公司是休大小周,单休的时候基本一天就睡过去了,双休的时候还能跟朋友约个饭。但工作后跟以前的朋友联系少了,平时都是和同事一起,圈子窄,大家都忙,找对象这事儿就耽搁了。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也着急过一阵,但这事儿缘分未到着急也没用,过了30岁,反而不着急了,反正都晚了,慢慢来吧,总要找个自己喜欢的才行。

“一个人自由惯了,不想被约束”

赵一帆,40岁,设计师

一个人,可以说走就走,去自己喜欢的地方。不想出去,就窝在家里打游戏,我习惯了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状态。结婚,对我而言,束缚太多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索性就不祸害人家了。而且,单身久了真的会上瘾,如果有人稍微走进你的生活,就会有种生活节奏被打乱的不安感,尤其是在需要牺牲自己的时间与喜好去取悦另一个人的时候。忙的时候就醉心工作,闲下来随时能找到一起玩的伙伴,可能这是最好的单身状态吧,结婚不是我人生的必选项。

“怦然一动很容易,一直怦怦就很难。”

胡涂涂,29岁,编剧

我之前还挺“恋爱脑”的,刚开始的时候喜欢得不得了,但过段时间就没新鲜感了,慢慢感情就淡了。都说爱情是婚姻的基础,基础不牢,怎么结婚呢?之前也遇到过渣男,被伤害过,后来就更怕了,没有心力去重新了解一个人,也害怕踩坑,因为没有大把时间可以试错了。

“没钱,经济压力太大了”

孙韬,30岁,外卖员

约会、送礼、彩礼、车、房,一想到这些,我就焦虑。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本来都谈婚论嫁了,但在彩礼问题上谈崩了,她们那边的风俗要30万彩礼,还要准备婚房。我刚工作不久,爸妈都是农村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本来我俩刚开始还在一条战线,想要说服她爸妈,以后再补上,后来她也动摇了,我们就不欢而散了。这件事对我打击挺大的,在经济条件还没准备好之前,再也不会提结婚的事儿了。

“自己开心幸福最重要”

邢小白,35岁,记者

其实不论是单身还是结婚,都不是人生的最终状态,只是人生路上的某个阶段,走走停停,相遇或分开都很偶然。生活是否幸福是看自己怎么过了,跟单不单身,结不结婚没关系。

说到底,婚姻只是一种选择,进不进入,离不离开,都应该是每个人的自由。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内心最在意的、想追求的,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中国超2亿人单身

一人住、一人吃、一人游 ,眼下,单身人群的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在中国,已有超过两亿人单身,他们已经聚合成一股庞大的消费新势力,并催生出新的消费观,和新的消费业态。

一线城市单身青年 40%为“月光族”

一位网名叫蒂凡尼的女士今年31岁,是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单身白领,最近,她刚刚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每个月房贷三千元左右。尽管如此,月薪两万的她,到月底还是存不下钱。

由于没有家庭负担,很多单身人士都像蒂凡尼一样,储蓄意识比非单身人群更加淡薄。数据显示,在一线城市,大约40%左右的单身青年都处于“月光”的生活状态;随着城市等级向下及月收入的降低,“月光”比例大幅提升,四五线城市的单身年轻人中,“月光”人群所占比例高达76%。“工资都去哪儿了”?成了单身青年的日常拷问。

无需伴侣和家庭相伴,单身人士更乐于花时间和金钱享受自我。西安90后单身女孩莫莫特别喜欢看电影,几年时间里,她一个人把西安大大小小的电影院去了个遍,攒下了400多张电影票。

单身人群不仅追求好看的皮囊,还看重有趣的灵魂。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场一个人的电影、一顿喜爱的大餐,只要能取悦自己,单身人士们都毫不吝啬。尼尔森发布的数据显示,42%的单身消费者为“悦己”而消费,而非单身消费者这一占比只有27%。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朱迪:单身消费者注重自我的体验与感受,不会盲目去追求品牌,而是倾向于购买高性价比、具有个性化的产品。

单身一族更愿意花钱寻找心灵寄托。前不久,杭州一位00后单身女孩为自家猫咪相亲,甚至花费万元购买高端宠物用品,为自家猫咪置办“嫁妆”。她表示,给猫咪准备的“嫁妆”有猫砂盆、宠物智能饮水机、吹风机,还有一些小零食等,大概近万元。

数据显示,国内80、90后饲养宠物人群占比超过70%,其中以单身居多。饲养宠物还具备社交属性,一些人借助网络社交平台,晒出宠物的萌照和短视频,“撸狗”“猫奴”“铲屎官”成了网红词汇。

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有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一数字会接近1亿。

“一人食”经济应运而生

随着“单身经济”的持续火热,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涌入这一赛道。而如何为单身人群打造更加专属化、个性化的消费场景,成为商家们的新课题。

随着单身人口的增加,“一人食”餐厅悄然兴起。很多餐厅纷纷推出单人单桌、相互隔离、全程无交流的用餐环境,以此来吸引消费者。

事实上,单身经济不仅催生了新型餐厅,还使得一些传统餐饮企业也开始提供“一人食”的商品和服务。半份菜品、单人食盒、一斤装的大米、200 毫升的红酒、迷你小火锅,针对单身消费的餐饮业态正在涌现。在上海独自生活的白慧,平时爱吃火锅,但一个人吃火锅往往要买很多食材,而自热小火锅就是一个好选择。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184家企业的名称、经营范围、产品服务或商标中包含“一人食”。2020年,全国范围内“一人食”相关企业新增注册79家,年增速达82.29%。

不只是食品餐饮行业,家电行业也刮起了一股“迷你”风,不少小容量、高颜值、多功能的小家电,成为了单身群体的“心头好”。24岁的林益杰是一位专职自媒体人,独自居住在北京,在他的家里,像扫地机器人这样的小家电随处可见。

“单身经济”的发展也带火了单身公寓。在上海生活的孙鹏,与女友分手后,便搬进了上海市中心一间10平方米的公寓,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这家社区里面积最大的单身公寓只有25平方米,但整体入住率高达95%。

当下单身人士的消费观,正在推动着健身、旅游、化妆品、宠物等行业的高景气发展。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陶金:由单身经济产生的很多产业机会是很具有生命力的,也具有长久的发展空间。

我国家庭呈现单身化趋势

单身的盛行促使家庭结构发生变化,也因此催生出了单身群体独特的消费方式和消费文化。不过,在单身经济繁荣的背后,却也存在着不少的隐忧。

河南信阳的00后小伙朱河存,自己开办了一家网店,每天的工作就是监督别人完成计划。朱河存每天要设置15个闹钟,面对独居且缺乏自律的年轻人,他需要不停地用微信或电话提醒顾客学习、锻炼或工作。

随着独居人口的增加,我国家庭正呈现单身化趋势。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一人户占比逐年增加,2018年已经达到了16.69%。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陶金:我们现在正处于第四次单身潮和第五次单身潮的节点。第四次单身潮,更多由于男女比例的失调、年轻人口的减少。再过几年,由于这些年轻人受到了好的教育,收入水平的持续提升,很多的想法发生了转变,就会过渡到第五次单身潮。单身经济带来的是新的商机的产生。

从“一人食”的贴心服务,到个人定制旅行、小型厨具,甚至一个人的婚纱照,单身浪潮已经悄然出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人工智能也入局单身经济。有研究机构统计,2019年,以智能陪聊为卖点的智能音箱市场经历了爆发式发展,全国出货量达到4589万台,同比增长109.7%。

巨丰投资首席投资顾问 张翠霞:对于一个个体来讲,选择单身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单元就会变得越来越小,由此产生的消费需求,必然会成为下一轮社会和经济变革的敏感点。

单身经济的壮大虽然丰富了消费市场,但单身人群的增多也引发了人口学家的担忧。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与此相对的则是持续升高的离婚率,1987年至2020年,我国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在结婚率下降和离婚率上升的双重作用下,生育率逐年降低。

经济学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刘倩:太低的生育率,对社会的老龄化,以及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也是不利的。

以上是Aoogu网小编整理的“2020年结婚率为17年来最低 中国超2亿人单身”的内容,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1-04-22 0:42:16。
转载请注明:2020年结婚率为17年来最低 中国超2亿人单身 | AooGu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