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捧的窃格瓦拉

财经资讯 1年前 (2020) Aaron
226 0 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猫,题图来自网络

阿三出狱了,网友更喜欢称呼他为“窃格瓦拉”。

现在我叫他本名“周立齐”,这对一个重返社会的刑满释放人员来说,是一份尊重 。

我们首先应该平视他,才能好好的讲道理。

36岁的周立齐,5次因盗窃罪入狱,人生最宝贵的年华有7年是在牢狱中度过。

显然,担负教育改造的系统并没有体现它的效用。我们翻看条文,这里头包括:思想、文化、技术教育、社会帮教、心理矫治等等。

另外,从周立齐火爆全网的语录看,此人对工作、家庭、亲情的认知极其浅薄。说明社会这个大熔炉对的他三观并没有正向的引导,他也无法在这个社会获得存在感——只有靠偷才能维持得了生活。

我们一直在消费周立齐,而不是反思周立齐。周立齐摇身一变成为“流行文化”的icon,见诸于网络。人们对他的形象、语录进行再创作,以一种戏谑的方式解构他,博取关注与谈资。

广西的周立齐,东北的大力哥,无不是在人们的谈笑中变成“偶像”。这也反映了我们新闻媒体的一种猎奇取向,记者不是从典型人物中挖掘对社会的正向意义,而是截取放大他们荒诞的、离经叛道的言语,蓄意引发群体的哄笑与嘲讽。

“窃格瓦拉”成了好多网友的头像,“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我浑身难受”成了网友会心一笑的江湖黑话。“罪与罚”的意义被消解了,偷电瓶车、抢劫的警世意义被消解了。

故而,周立齐、大力哥爆红,是媒体与网友的合谋,新、奇、特的元素凌驾于新闻价值,凌驾于公共价值。

悔罪是没有点击率的,将“罪”娱乐化、段子化便大行其道。

周立齐出狱后,网传好多MCN公司以重金发出邀约。舆论一片哗然,大呼:“这世道怎么了?偷电瓶车的就能当网红了?”《人民网》更是发文称这种现象:“病得不轻!”

实际上这种现象是我如上所说的价值取向的延续。我们从来没有正视过周立齐的“罪”,如今却扎堆利用周立齐的“罪”。

这不是“病得不轻”,而是“病”的时候,我们没认为是“病”,而是个笑话与话题。如今一个刑满释放的人员正常利用短视频工作,又有何不可呢?

我们应该平视周立齐,当孙宏斌们都能东山再起,成为商业英雄,我们唱衰他,未免太过势利眼,看人下菜碟了。刑满释放人员,有选择工作、生活的自由,这应是始终如一的价值观。

我担心的是当下的环境。接近饱和的关注,亦是一种歧视,围观者想要消费的还是周立齐本身散发的“生活虚无主义”,而不是一个人如何自食其力,迎来新生活。

假使周立齐真的成为短视频领域的现象级网红,我觉得也不要大叹世风日下。太多人因为他的语录、形象获取利益了,你欠他的“电影票”也该还了。

大多数刑满释放人员都是从底层工作做起,他们有的实在受不了生活的清贫,又重操旧业。

拜时代所赐,周立齐是“幸运”的。他在短视频一片荒芜的时代入狱,现在有望站在热钱涌动的滤镜时代,剪了短发的精神小伙或许会说上一句:“偷电瓶车是不可能偷电瓶车的,打开摄像头说几句话,分分钟几百块钱,弹幕说话又好听,超爽的。”

这个被社会合力打造的网红样本,开始收割社会,天意啊,大佬,你自己选得嘛,耶稣也救不了你。

这个剧本早在媒体引诱他说几句抽象话,并广而播之的时候就写下了。

周立齐出狱后什么也没做,抖音上一个冒充他名字的账号已经有176万粉丝了。

弗兰克·希兰臭名昭著,他曾负责实施过至少25桩暗杀行动,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国卡车司机工会会长吉米·霍法的“肢解案”。如今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江湖大佬抽着雪茄,对着镜头炫耀他游刃有余地服务于多位黑帮教父,还能安然度过一生的故事。

这个故事登上了大银幕,入围了奥斯卡,《爱尔兰人》被奉为一时经典。

可我们最终感悟到的是,时间才是那个最凶狠的杀手,孤独、衰老会伴随风云散去的一生,而不是那个硝烟弥漫的黑帮江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猫


原标题:被追捧的窃格瓦拉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年4月20日 下午6:01。
转载请注明:被追捧的窃格瓦拉 | AooGu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