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财经资讯 1年前 (2020) Aaron
287 0 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Young周刊(ID:youyoungzhoukan),作者:陈漫如,罗世洁,头图来自:IC photo

几天前,李志伍偶然发现了儿子小李电脑里的黄色网站,他愣了一晌,决定问问小李怎么回事。没想到,小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同学们都看”。

小李正是青春期,李志伍只能耐心劝说,“这些东西是毒物,是黄毒。”

如果这些黄色内容出现在微博上的话,李志伍将会行使一项全国只有2000人拥有的权力——以微博监督员的身份投诉举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儿子进行几乎无用的劝说。

兼职从事微博监督员工作的大半年时间里,李志伍每天最多能在微博上投诉1000多条违规信息,其中大部分是涉黄低俗信息,这一切都在业余时间完成。

净化网络不是一句口号,是参与,是责任。”李志伍说,自己有义务为营造和谐的网络环境尽一份力。

2000人,4457万条有害信息

李志伍注意到微博监督员这份工作,始于自己在微博上看新闻时的无意发现。两年前,李志伍的儿子刚上高二时,经常学习到凌晨一两点。为了在陪儿子学习时找点事做,46岁的他开始学着在微博上看新闻。

在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账号的评论中,李志伍经常能看到一些营销号发的黄色信息。由于担心青少年受到不良影响,每次只要他看到这类信息,都会随手举报。举报成功后,页面下方出现了一行申请成为微博监督员的提示,当时他立刻点进链接申请了。

但未料,审核时间长达一年半。2019年7月15日,快要忘记自己申请过微博监督员的李志伍正式通过了审核,被拉进了一个QQ群,近2000名微博监督员在这里接收工作通知。

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微博监督员在工作群内接收工作通知,群内成员会定期清理,一次清理后只剩下1200多人(QQ 图)

依据《微博监督员工作条例》,微博监督员每月有效投诉200条以上、且正确率在98%,就能获得由站方提供的200元网费补贴和微博会员。

李志伍向有Young周刊透露,成为微博监督员的第一个月可以不计入绩效考核,从第二个月开始,每个微博监督员就必须完成每月200条的投诉任务,如果不能完成,管理员会定期清理人数。

每个月QQ群内会发布一份有效投诉量排名,排名靠前者有机会获得现金或实物奖励,年终考核排名末尾的监督员将会被取消资格。李志伍的排名不是很靠前,但他也不想成为被淘汰者,“既然参与了,就得负起这个责任。”

因为不想被淘汰,李志伍现在给自己规定,每天要完成1000条投诉信息。基本上除了上班时间,天天手机不离手,“有的时候(点举报)手都要抽筋。”

成为微博监督员后,李志伍的生活更忙了。他是某国企的员工,最忙的一天要从凌晨5:40开始。起床后,他就先拿起手机举报几条违规信息再吃早饭。早晨8点前要赶到公司打卡,住在城西的他需要提前40分钟出发,坐公交车赶到城东的单位。

上班时间单位不允许看手机,他要按要求把手机放在存储柜里,中午趁别人午休时,他还能完成几十条举报信息。下午6点正式下班前,有时他能提前完成工作,抽出一小时继续投诉违规信息。

跟大多数中年人一样,下班之后,他还要赶回家买菜、做饭、锻炼、陪孩子学习到深夜,只能利用闲散的业余时间完成违规信息的举报任务。

尽管这样,李志伍也很少抱怨。像他一样的2000名微博监督员,在2019年有效投诉了涉黄低俗、违法有害信息4457万条,正确率高达99.82%。

网民监督的新形式

微博社区监督员制度上线于2017年9月27日,这是微博强化网民监督,净化微博社区环境,处置微博上的涉黄、违法及有害信息的新方式。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微博此制度上线前,北京市网信办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就新浪微博对其用户发布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宣扬民族仇恨信息及相关评论信息”未尽到管理义务,对其作出了最高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

公开资料显示,微博监督员面向网民公开招聘,通过用户投诉页面的链接,或者直接微博搜索,都可以进行申请。但是申请微博监督员存在一定门槛,比如申请者需年满18周岁,且微博账户注册1年以上,信用分不低于80分。

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申请微博监督员需要满足四个条件(微博 图)

除此之外,申请者还需通过官方发布的识别违规信息能力考试,主要测试申请者对于涉黄信息的判断能力,对其他违规信息鲜有涉及。李志伍当时的这门考试考了满分,他也觉得“挺简单的”,多数申请者像他一样取得了高分。

上线两年多来,微博监督员的投诉信息类型逐渐从涉黄低俗信息,扩大到违法、有害信息。根据微博社区管理中心处理大厅的公示,目前举报内容分为七类,分别是不实信息、泄露他人隐私、人身攻击、内容抄袭、冒充他人、违规有奖活动以及其它内容。

对于李志伍来说,自己平常主要还是举报比较容易识别的涉黄内容,“有人诋毁烈士名人我也会举报,还会举报一些卖假鞋、假表的用户”,他补充说。由于判别能力有限,对于其他涉及违法、诈骗类信息,他基本放弃了举报。

和李志伍一样,今年3月刚申请成为微博监督员的大学生黄灿,举报的内容也大多是涉黄信息,这些涉黄信息经常出现在人民日报、新华社等粉丝量多的账号的微博评论区。

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微博评论区经常出现有害信息(微博 图)

长期接触这样的涉黄信息,黄灿开始担心自己的心理健康,“毕竟这是有害信息,害怕会危害到自己的健康。”

这并非是黄灿一个人的顾虑,申请者冯梓文也有这样的担忧,尽管她还没有通过站方审核。在刷微博时,冯梓文经常看到售卖色情资源或招嫖的信息,自己长期接触后,她形成了自己的防御机制,自己每次看到可疑的动图和明显的色情链接时,都会直接举报。

火爆申请的背后

申请微博监督员要求多、收益少,但报名却依旧火热。对于5.16亿微博用户来说,2000个名额似乎并不算多。有Young周刊调查发现,微博监督员的申请人数远远超过2000人。

刚毕业的大学生冯梓文3月底申请了微博监督员,至今也没收到审核通过的消息。在这之前,她每次举报不健康信息后,都会习惯性地点击一下页面下方的“申请成为微博监督员”链接,不过每次都显示目前人数已满。

冯梓文正准备考取教师资格证,准备将来成为一名教师,这让她对目前网络环境中的未成年人感到担忧,“现在很多未成年上网,多多少少都会接触到不健康的信息,我觉得网络大环境还是很重要的。”

一方面是申请人数已满,一方面是大量申请成功、却卡在审核阶段的人,微博监督员对于这些用户似乎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吸引力背后是一些用户的“小心思”。

“微博监督员提交的举报,后台审核会快一点,这样那些不好的信息存在的时间会短一点。”冯梓文称,一些饭圈用户试图利用微博监督员举报优先受理的便利,完成自己的“反黑”任务。

人身攻击在饭圈屡见不鲜,不论是“黑粉”攻击明星,还是粉丝的反击,言语的不堪入耳甚至到了“问候父母”的地步。

这些人身攻击的言论对于微博用户身心的伤害并不亚于涉黄信息,但是由于被侮辱是明星,而不是粉丝本人,按照微博的举报规则,粉丝并不能对此进行举报。“我们不能帮别人鸣不平”,冯梓文说。

这样的规则直接促使一些粉丝群拥而上,不断申请成为微博监督员。咩咩是黄明昊的粉丝大咖,在微博拥有10万+粉丝。她毫不遮掩地说,自己申请微博监督员就是为了为偶像“反黑”,为此她来回切换两个账号进行申请,可惜都没有通过审核。

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粉丝大咖号召其他粉丝申请微博监督员(微博 图)

 “如果已经申请成功微博监督员的话,应该会提高举报成功的几率,像我们平常的一些举报就很难成功。”咩咩向有Young周刊解释。

在微博搜索“微博监督员”,可以看到各家明星的反黑组在号召粉丝申请监督员。

有微博用户担心,微博监督员的身份会成为粉丝骂战的工具,咩咩却并不认同,“微博监督员不是需要以公平公正的态度来举报吗?”

不论出于何种考虑,他们都在投诉举报不良信息,试图尽一己之力,拨开微博上空的乌云。

3月26日,微博监督员开始了新一轮招募。招募贴下,有人留言,“已经申请,期待我被选中,开始微博监督员工作!”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Young周刊(ID:youyoungzhoukan),作者:陈漫如,罗世洁


原标题: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版权声明:Aaron 发表于 2020年4月20日 下午6:18。
转载请注明:他们在微博当监督员 | AooGu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